设置

关灯

雪域惊变(第1/2页)

中洲雪域,玉雪城玉霄宫。
一片一眼看不到头的壮阔宫殿群中,里面有数不清的楼台亭阁,所有楼檐墙瓦,都色调统一,都是白玉色。
整片宫殿群就像是完全由美玉建造而成,十分精美华丽。
宫殿群中,一座十三层的阁楼,第一层里,满是一排排的书架。
此刻正有一个少年,站在一排书架前,双手捧着一卷玉简。
这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,俊秀的很,虽然外面冷风呼啸,他还是身着单薄的白色衣衫,整个看上去却有点雍容闲雅的感觉。
少年正是聂羽,距他上次醒来,已过去了十年。
这十年来,他不是每天吞药修炼,就是在这里做功课。
所谓的功课,也就是用神识阅读这些古卷。
聂羽所处之地正是玉霄宫的藏经阁,这里收藏了整个中洲,和一些中洲以外的各类秘术典籍,记载在一卷卷玉简中。
藏经阁一共十三层,每一层存放的都是不同种类的典籍。
聂羽把玉简贴在额头上,闭上双眼,脸上露出思索之色,显然是在用灵识查看玉简中的内容,不一会他神色释然,把手中玉简放下,又拿起另一枚玉简,像是要如此一直下去。
如此一直阅览了十几卷玉简后,他突然眉头一皱,转头透过大殿打开的花窗,看向西边的天空,微微凝眉。
片刻后,他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他所看向的方向,雪域与夜族正发生着惨烈的大战,那片战场如今恐怕比地域还可怕。
他也知道战场的另一边,他身后的方向,千万的玉雪城凡人肯定已排了一条条的长龙,正在撤离。
七年前雪域与夜族已正式开战,他的父亲是雪域最强者,肩负守护雪域的重任,自然是亲身前往。
大战开始后不久,他父亲就与夜族之主泯海滔天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大战。
结果夜族之王泯海滔天重伤退回西洲。
他父亲寒战与母亲姬灵却从此失踪,下落不明。
他的大哥寒翼只好接任了新城主,接过了守护雪域的担子。
好在父母留在玉雪城的神魂牌一直无事,想来无生命危险。
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,很大可能是被困在某个地方,无法脱身,长此下去,也无法排除有性命之危的可能。
他担心他的父母,想要去找他们,自从上次如现实般的大梦一场后,那种失去亲人之痛,他万难忍受。
不过他的法力实在是太弱,完全帮不上忙,估计他一出玉雪城,就马上被人抓住灭杀了。
所以虽然心里着急,却也不会胡乱的去做些什么。
“我现在只有努力修炼,赶紧变强,才能救出父母,帮到大哥大嫂”聂羽捏了捏拳头,狠狠下了决心。
他继续把玉简贴在额头,阅览里面的法术禁制。
聂羽所在宫殿地下七八丈处,此刻也正有一大团黑蒙蒙雾气遁在下面。
黑雾里一双阴冷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聂羽,聂羽看上去对此却是茫然不知晓的样子。
一个时辰后,聂羽将手中玉简放回了书架上,看向身前不远处的地面,蓦地神色一沉。
“喂,地底趴着的兄台,出来吧,不用隐藏了”聂羽的眼光像是能看穿地板,直愣愣的盯着地下。
地面没有任何动静。
“道友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”聂羽脸色平静,不过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耐烦。
“哈哈,看来殿下真的发现我了,我还以为是殿下的诈语呢,让殿下见笑了,不知殿下是如何发现在下的”原本光滑的地板上,腾起一道黑雾,一个人影含笑现了出来,此人一身黑袍,脸上带着个鬼脸面具,全身周围黑雾缭绕。
“既知晓我的身份,岂不知我有过人之处,还用得着诈你吗”聂羽冷笑一声,淡淡道。
“非也,中洲西洲皇族子弟,我也见识过不少,尸位素餐,能不配位者,不在少数,偶有人称天资卓越者,但在我看来也只是一般般,全不入我眼中”黑袍男子阴阴笑道。
“道友哪位”聂羽眸光一冷,问道。
“鬼灵真人”鬼面人傲然说道,这口气好像他说出自己的名号,聂羽肯定会知道一样。
“你这阴人,倒也傲的很,不过我就老实地告诉你,我和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皇族子弟是不一样的”聂羽认认真真的道,后又皱眉道:“我倒好奇的很,你一个小小的灵丹期修士,堂而皇之的在这城主府乱逛,是有什么倚仗,以为城主府目前没人奈何得了你,还是觉得修士的命太长,活得不耐烦了”
“看殿下这话说得,哪里真有修士会嫌弃自己命长的,在下一阶散修,虽然命贱,不及殿下般尊贵,却也懂得蝼蚁尚且惜命的道理,至于倚仗吗,无非就是在下这点微末修为了”
“你趴在地下,直愣愣的盯着我几个时辰,是想杀我夺宝吗”聂羽语气骤然又冷了几分,盯着鬼面人问道。
“在下正是此意,万里奔波只为财而来,在下一介散修,修道路途漫漫,苦得很,羽殿下见谅一二了”黑袍男子叹了口气道,显然是没把聂

天才1秒记住:dus88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