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8章 节哀身边(第1/2页)

林飞跳入海里面的那一瞬间,海边,林飞母亲张蓉情绪崩溃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而林飞的父亲林子华也没好到哪去。
一时间,他的脸惨白惨白的。
“儿子!“张蓉泪如雨下,不仅她以为林飞刚才是被海风吹进了海里,在场其他人,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林飞是一个旱鸭子,不会游泳,他被海风吹进了海里,能有什么好结果啊!
林飞肯定会被海水活活淹死的。
林子华仰着头,眼眶中的泪水,在打转,他双手颤抖的十分厉害。
海边,其他人,他们大呼小叫了起来。
“完了,林飞,他掉入了海里,他会死的。”
“哎!之前,我都劝过他,让他今天下午不要一个人来捕鱼,可,他不听啊!”
“我吃过的盐,比林飞吃的饭还多,我的话,他应该听进进去的。”
人群中。
有悲伤的。
也又幸灾乐祸的。
“林飞,死了好,谁让他和我儿子抢生意的。”许莉莉冷冷说道。
“妈,你少说两句,林飞,他毕竟是你侄子,是我堂弟。”林国栋狠狠瞪了他母亲许莉莉一眼。
郑凤走到张蓉面前,蹲下,假惺惺的说道:“节哀顺变吧!”
就在这时,海的深处,林飞挥出他手中的叉子,插向金背狐的头。
金背狐在水里面,很敏感,它顿时便感受到威胁了,它的鱼尾巴,重重的甩在了林飞的胸口上。
而林飞手中的叉子,却是已经插在了金背狐的头上,鲜血淋漓,金背狐像似疯了一样,疯狂的扭动着他的身体。
林飞被金背狐的尾巴甩中了胸口,身体朝后退了好几米远,疼的龇牙咧嘴。
他在水里面,就这么看着金背狐挣扎,金背狐的头被叉子插中了,离死肯定不远了。
片刻后,金背狐停止了挣扎,气息也越来越微弱。
林飞靠近,一只手拖着金背狐,一只手往上游去。
海边,许莉莉也走到了张蓉面前,蹲下,安慰着张蓉:“弟妹,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身边吧!”
然而。
许莉莉话音刚落。
林飞就拖着金背狐,露出了水面,他把金背狐推进了他家的铁皮船上,而后,他上了船。
此刻,许莉莉虽在安慰林飞母亲张蓉,可,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海面上的铁皮船。
眼前的一幕,像似一个大嘴巴子,抽在了她脸上一样,把她的脸近乎给抽肿了。
林飞上船了?
这怎么可能呢?
刚才,林飞被海水吹进了海里,林飞又是一个旱鸭子,他应该被淹死啊!
“怪我,都怪我,之前,儿子要当渔民的时候,我怎么就答应了呢?”林子华还仰着头,他一拳接着一拳的捶在他的胸口上,这一刻,他快自责死了。
“张蓉,子华,你们快看!”有村民指向海面上的铁皮船,惊呼道。
“还看什么看呢?现在,我什么都不想看了。”张蓉低着头,哭的泣不成声。
林子华却是看了过去。
一看之下,他整个人都呆如木鸡了。
儿子自己爬上了船?
他不会看错了吧!
儿子可是一个旱鸭子啊!
“林飞,他没死!”
“现在,他开着铁皮船,过来了。”
“刚才,林飞被海风吹的掉进海里面,一只手估计是抓住了铁皮船,没有彻底掉下去,所以,现在,才没死。”
“这次,遇险,死里逃生,希望林飞能吃一堑,长一智吧!”
海边,很多人都嚷嚷了起来。
这时候,张蓉擦干了脸上的泪水,看向海面,果然,看到了她儿子林飞开着铁皮船,驶向了岸边。
“谢天谢地啊!”张蓉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脸上全是泪水。
许莉莉脸色阴晴不定。
林飞没死,对她们家,始终是一个隐患,林飞只要还活着,肯定还会想法设法的抢她儿子林国栋的生意。
过了一会儿,林飞开着他家的铁皮船,到岸边了。
林子华怒骂道:“你个混账小子,你以为捕鱼,是那么好捕的?今天,你差点丢了性命,你知不知道?”
虽是责骂,但语气中充满了满满的父爱。
“儿子,以后,你出去打工,别再以捕鱼为生了,你不会游泳,吃不了这碗饭。”张蓉劝说道。
许莉莉盯着林飞,讥讽道:“林飞,你以为你每次运气都能和上次一样?这次,你别说捕获到鱼获了,你差点小命都不保,没点能耐,你捕什么鱼啊!”
说着,许莉莉就拉住了她儿子林国栋的胳膊,仰着头,炫耀道:“要说着捕鱼啊!还是我儿子林国栋厉害,你多向我儿子林国栋学习学习。”
在捕鱼这一块,林飞在她儿子林国栋面前,就是弟弟中的弟弟。
“林飞,捕鱼,一定要掌握天气的动向,天气不好,千万不能出海捕鱼,就拿今天下午来说吧!今天下

天才1秒记住:dus88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